地中海的心脏-马耳他(Malta)(一)

团友日记 1433浏览

97年初次出国门便是去马耳他,在那时,中国人的出国旅游意识还不是很普遍,大部分人出国是由于工作或学习,我父母是受朋友刘小姐邀请到南欧这么个小岛国来开开眼界,正值放暑假的我和妹妹便借此机会沾了光。

马耳他位于南欧地中海中部,是地中海的心脏,国土面积只有316平方公里,有三个有居民的岛屿组成,其中最大的就是马耳他岛(Malta),其次是戈佐岛(Gozo)和卡米诺岛(Comino),位于西西里岛仅90公里,与突尼斯,利比亚,希腊隔海相望,只是整个岛上没有森林,河流及湖泊,饮用淡水需要进口,水龙头里的则为海水淡化水,用于日常使用,其官方语言为马耳他语及英语,但由于地处欧非中心,所以不少年轻人还会讲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

当时所搭乘的航班所属那家航空公司已经记不起来,只是在罗马转机时所停留的16个多小时让我印象深刻,我们当时一共4人,父母带着当时高中毕业的我和10岁的妹妹,只记得在罗马机场过夜等待转机的乘客好多,到了晚上连地上都躺的是人,那时候华人还不太多,我爸看到有亚洲脸孔就像过去和人家套近乎,我则是漫无目的走遍罗马机场每个角落。

从罗马到马耳他飞行时间只有1个半小时,马耳他机场不大但是很干净,阿拉伯人比本地人还多,到处可见白袍大胡子的身影,那时候马耳他还没有加入欧盟,还是使用本国货币-马镑,我爸出国前兑换了一些美金以便到当地使用,只记得当时在机场兑换时被马镑的汇率给震撼了,以前总以为越是发达的国家的货币就越值钱汇率会高,好像美金,英镑,谁知道这个小不点马耳他竟然是1000美金换365马镑,而当时美金换人民币还是1比8.7呐。

出了机场海关,刘小姐已经在等候了,她是西安人后来嫁到广州,现在又到了马耳他,她个子不高大概1米5左右,穿着一件酒红底白色碎花短袖配卡其色短裙,脚上一双白色休闲鞋,齐肩的头发乌黑柔顺,皮肤黑里透红,明眸闪亮,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娇小玲珑,她带着我们在机场大厅找到一个有很大TAXI的标志的窗口,告诉工作人员所预定的旅馆地址,根据距离开了票、付了款之后,便拿着票跟着一位大叔坐进他的出租车直奔订好的旅馆。

司机很健谈,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很开心,一路上滔滔不绝,但是英文中的当地口音很重,听起来像是阿拉伯文,英文,意大利文的混合,我费了老大劲才听明白他说马耳他和中国是好朋友,中国和马耳他造船厂曾经合作过云云,我们则是他第二次接载的中国客人。

我们到达时间是当地的中午,又是夏天,正值艳阳高照,天空是纯粹的蔚蓝色,鲜艳的让人眼晕,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海洋气息,由于我和我妹都是第一次来到海岛国家,深呼吸了一口地中海吹来的咸涩海风之后,一致认为空气中有一股鱼腥味,其实那时候我们国内的天也是蓝的,虽然不是每天,不是鲜艳的蔚蓝,但也没有PM值。

刘小姐帮我们预定的是一件GUEST HOUSE, 也就是家庭旅馆,我们订了个4人房, 房间内有可洗澡的卫生间,有4张单人床并排摆放,之间有大概一尺左右的间距,靠墙边的两张床边各有一个小床头柜, 床单被褥一应俱全,都是淡蓝色的碎花,床对面靠墙有一张长条刻花的桌子,配有一张椅子,桌子上方墙上挂了一面古色古香的椭圆镜子,没有电视,整体看来虽然简陋但却干净温馨,我一头扑在床上,清洗过的枕头罩还有洗衣液的余香及太阳晒过的味道,卫生间里也有大毛巾小毛巾各4条,也都是洁白整齐。

整栋房子一共有3层,1层是厨房,餐厅,客厅和房东的卧室,2层及3层都被作为客房使用,有单人,双人,三人和四人间,房子的外墙是石材,一楼的玄关及一部分客厅墙面也是同样石材,不是现代人所使用的那种抛光或是合成的,是真正的石头,是表面粗糙,有着天然纹理和气孔,除了切割没有经过任何人工处理,脸贴上去除了丝丝凉意还可以闻到年代久远的矿石气息;房东是当地人,高高瘦瘦的大概40岁左右,秃顶络腮胡,一双浅蓝的眼睛配着微笑上扬的嘴角,给人亲切温和的感觉,他的英文很好,一点当地口音都没有,在这里住是有免费早餐,也是房东自己准备,我们的房间在当时是一晚14马镑,相当于大概38美元,房东说因为是暑假所以贵点,如果是其他季节就会便宜很多;房东准备的早餐是自助式的,真心觉得很简单,切好的火腿,奶酪,煮鸡蛋,冰箱直接拿出的牛奶,配合两三种不同口味的干麦片,方片面包及法式长条面包,热的嘛,就只有咖啡了,给早上习惯喝稀饭的我爸妈愁得啊,随便吃过早餐,刘小姐就已经在客厅等我们了,说带我们到市中心去好好逛逛。

转载请注明:美国机票网 - 预订回国机票首选网站 » 地中海的心脏-马耳他(Malta)(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