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东海岸

新加坡东海岸。我前往新加坡、马来西亚旅行。促成这趟旅行的,是因为马来西亚槟城槟城华人的最高机构华堂邀请我参加"世界著名华文作家看世遗(槟城乔治市)"的活动。活动时间是2016年8月8--12日。于是,我计划了顺路前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除槟城之外还有马六甲及吉隆坡等城市的旅行。一趟下来,历时半个月。

新加坡东海岸公园枝繁叶茂婀娜多姿的雨树

新加坡东海岸

我招呼了帅小伙高海结伴旅行。高海有丰富的旅行经验,出发前我把签证、订机票、订酒店等这些繁琐的活儿交给他办。果不其然,他在网上把这些事情做得井井有条,让我节省了不少时间和旅差费用。比如,我们首站选择新加坡,他订购了虎航4日凌晨12:10深圳飞新加坡的廉价机票。这样,我们3日晚上乘动车去深圳,大概当晚10:00到达深圳机场,12:10飞机准时起飞,4日凌晨到达新加坡,在机场略作休息,天亮后新加坡朋友来接,时间紧凑,一路顺当。

新加坡东海岸

形态优美、高大妖娆、婀娜多姿的雨树

来接机的是漳州老乡张先生,30年前他的爱人是我任教时所在学校的学生,数年后她也成了学校的老师,我们成了同事。几年之后,他们夫妻移民新加坡。从认识张先生爱人起至今30余年,我与他们夫妻保持着密切的交往,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出了机场,汽车行使在通往市区的宽阔的高速路上。满目青翠、空气清新,除了路边热烈的粉红色的长廊式的三角梅,特别吸引我们眼球的是道路两旁枝繁叶茂的行道树,它们形态优美高大妖娆、婀娜多姿,犹如一把把撑开的伞,遮挡了阳光直射,使道路变得阴凉。张先生告诉我,这种树叫雨树,新加坡处处种有这种树。

新加坡东海岸

东海岸公园风光

由于在飞机上和机场里有了充分的休息,我和高海一点不感觉疲惫。张先生建议我们顺路玩一下位于机场高速路边的新加坡东海岸公园,我们欣然同意。

东海岸公园是位于新加坡东南海岸沿线长达8.5公里的细长型公园,是新加坡最大的海滨度假区。张先生把车停在一家咖啡馆边上的停车场,带我们喝咖啡,品尝甜点。我们选择在室外的座位,已是上午10点多钟,阳光高照,也是30多度的气温,然而因为一眼望去整个公园森林茂密,我们却没有一点炎热的感觉。品尝咖啡时,看到不远处有位女士在草地上遛狗,只见小狗停下来大便,狗主人抓住遛狗绳站在旁边耐心地等待。狗大便完了,主人从背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塑料袋从草地上把狗屎捡拾干净,小心翼翼地包好,然后放进旁边的垃圾桶。我们都在注视着这一幕,张先生说:“要是她没这样做,那简直就太丢人了,不过新加坡人都会这样做的”。张先生的几句话,让我感觉他是以新加坡人的身份,向我传达出每一个新加坡人的公共卫生道德观。新加坡以干净的国度著称,眼前的这一幕,见证了新加坡人遵守公共卫生道德的自觉性。

东海岸公园叫不出名字的树开着美丽的花

据说公园内有各种体育设施,有可以游泳和冲浪的中央人工游泳区,以及由17米高的滑梯与活水游泳池构成的“大滑水道”,还有网球中心、高尔夫练习场、热带鳄鱼园、UDMC度假村等娱乐设施。每到周六、周日,园内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年轻人及家庭旅游者。

东海岸公园里儿童在玩滑板

我们喝完咖啡品完甜点,精神更加振奋,张先生带我们租了自行车在公园里骑行。说实在的,要是在国内,这样的大热天,我绝不可能大中午的在太阳底下骑行,但由于公园树木茂密,自行车道就穿行在密林里,确实一点不感觉热。公园里除了雨树,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品种是我们在国内没看过的。许多树上不仅叶子茂密,还开着不同颜色的花,红的,黄的、蓝的,白的,我边骑行,边欣赏,边拍照。许多树上还有蕨类植物附丽,它们有的是天然寄生,有的是人工栽培,有了它们,公园里的森林就更加野趣十足。

东海岸公园开花的菩提树

我们骑行到海边,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只见海平线上,停泊着无数的船只。张先生告诉我,这里是著名的新加波港口,那么多的船只都是在排队等待靠岸卸货的。我们骑行至一处深入海中的栈道,栈道上有许多人在钓鱼。有一位钓鱼的老人听我们说的是闽南话,就主动用闽南话跟我们打招呼。一问,原来他祖籍是漳州云霄。他乡遇故知,我顿感亲切,于是,和他闲聊起来。他的名字叫陈振祥,今年已经82岁,是旅居新加坡的第二代漳州人。他说在漳州云霄,还有他的长兄,往年回去云霄多次,这几年少回去了。我问他为何这几年少回去?他说有两个原因,一是年纪大了,出门不方便;二是前些年家乡生活困难,他经常回去,带些钱物给亲人。如今,家乡云霄发达了,长兄盖了楼房,买了汽车,生活比以前好过多了,他就少了一份牵挂。老人朴实的情感促动了我,他现在少回家乡,并不是忘了家乡,而是家乡的发展,令他感到欣慰和释怀!离开时,我为老人拍了照,祝他健康长寿。

东海岸公园叫不出名字的树开着美丽的花

回程时,我们又骑行进树荫蔽日的自行车道,在不断在眼前略过的琳琅满目的树种中,我特别对雨树感兴趣,多次停下车来对各种姿态的雨树拍了照。张先生见我对雨树那么感兴趣,就详尽向我介绍了雨树。原来,雨树属含羞草科,在夜晚或阴湿天气, 叶子就会闭合,像含羞草一样下垂。天晴了,太阳出来了,包裹在叶片里的雨水、露水纷纷落下来,如雨飘洒,因而叫做“雨树”,又因为每天下午五点钟左右树叶都要闭合,所以雨树在新加坡也被叫做“五点钟树”。该树原产热带美洲、西印度等地,树高可达20多米,树冠可达10多米。新加坡一年到头炎热多雨,这些雨树就像一把撑开的伞,可遮阳,又可挡雨。

东海岸公园雨树优雅、舒展、清秀、苍劲、有韵

我驻足注视着眼前的雨树,只见它们经过精心养护、修剪,棵棵枝条简洁流畅,树形优美,树干曲折有力,那种向上的张力仿佛可以无尽地伸展。枝叶则密密麻麻地组成了一把绿色巨伞,枝干上长满了青苔,寄生植物如蕨类等在树上随意生长,整体感觉十分的优雅、舒展、清秀、苍劲、有韵。

据说现在这些高大粗壮的雨树,是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先生当年为城市建设选定的树种,已经生长了五六十年,每50个新加坡人就有一棵雨树。现在,这个炎热的赤道小岛上,到处都有雨树的身影,而且,这些妖娆的雨树已经成为新加坡吸引外国游人的一大景色。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李光耀赢得新加坡国人的深深爱戴。

东海岸公园,给了我绿色新加坡的第一印象。